北京青年报
把保姆培养成大学生 上海首批家政学专业本科生毕业
中国青年报 2023-07-20 20:47

朱春南(左一)在进行插花培训学习 受访者供图

从事家政服务15年,朱春南觉得自己的心态发生了很大改变。从一开始的胆怯、自卑,到如今的自信、热爱,拥有几十本技能证书和荣誉证书,她的成长见证了上海家政行业的变迁和发展。近日,朱春南和90多名同学一起,结束了自己在上海开放大学家政学专业的本科学习,实现了自己的“大学梦”。

“上海开放大学作为上海市首个开设家政学本科专业的高校,一个特别之处在于,家政本科班里的大部分学生都是家政行业从业者,还有一些是出于个人兴趣或家庭需要报读的学生。”上海开放大学家政学本科专业负责人杨万龄表示,从2021年3月开班至今,不少从事一线家政服务的学生提高了职业自信心,获得了更大的发展空间。

她认为,这得益于本科阶段的理论支撑,不仅使学生“知其然”,更让他们“知其所以然”。“在规范化和专业化的基础上,我们现在要做的是‘优化’培养体系,让专业设置更贴合学生需要。”

家政学本科拓展学习深度

与2014年开设的专科教育“偏技术方向”不同,杨万龄认为,家政学本科阶段的学习培养更有深度。本科专业学制3年,将学习家庭教育学、家庭营养学、家政服务法律法规、家庭健康管理、生活消费指导、家庭美学等课程,与专科教育形成梯度,差异化衔接。

以烹饪为例,“只知道怎样把菜做到色香味俱全还不够,经过本科的营养学、健康管理课程学习后,学生就会知道怎样通过食材的搭配,让饭菜的营养配比更科学均衡。”

据了解,上海开放大学家政学本科设立了企业管理班和高级服务班。高级服务班的学生主要是一线家政人员,企业管理班的则多为家政公司的创业者或管理者。

“我们的专业设置与国家政策结合得非常紧密,通过打通家政从业人员学历提升的通道,形成家政专业‘专本一体化’的建设新格局,扎扎实实地提升一线工作人员的素养,为社会提供从事家政管理、家政服务的专业人才。”杨万龄表示。

80后刘鑫在上海开放大学完成了家政学专科和本科的贯通式学习,如今已成立了自己的家政工作室。

2018年,刘鑫要为她工作的月子中心专业化转型做材料认证,机缘巧合报名参加了上海开放大学家政学专科学习。

“课程内容对于企业的标准化管理非常有帮助,比如公共安全和法律法规相关内容,能直接应用到阿姨的培训和公司管理条款,实用性非常强。”刘鑫之前从事的工作主要是市场营销,和家政服务关系并不大。通过家政学专业的学习,她“找到了自身的价值感”。

刘鑫的家政工作室主要涉及育婴师和月嫂的培训和派单业务,她经常在雇主和阿姨之间充当“调和剂”。“现在好多年轻家长不仅要求高质量的服务,还要‘教科书’式的服务。阿姨如果仅根据经验操作,就会遭到顾客投诉。”

这个时候,刘鑫会用自己的专业知识与雇主沟通,并做阿姨的思想工作,化解她们之间的矛盾。她认为,阿姨缺少的是“知其所以然”的专业知识和沟通能力,而通过自己的专业能力解决客户的问题,让她特别有满足感。

“全能型”家政高端人才抢手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上海的800多万户家庭中,约有三分之一正在使用或者有家政服务需求。在传统观念里,家政是劳动密集型行业,家政从业者也被视为低收入群体。但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家庭对家政服务品质提出更高要求,优秀的家政从业者逐渐成为稀缺资源。

朱春南被雇主称为“全能型的家政阿姨”。从安徽农村来到上海打拼20多年,朱春南在上海成家立业,过上了让自己满意的生活。

从2009年开始从事涉外家政,朱春南服务过4个雇主,除了照顾孩子、整理收纳、布置宴会、插花烘焙,她还利用每天下班后的时间和双休日,学习其他技能,“因为我就喜欢给雇主意想不到的惊喜”。

看到雇主请瑜伽私人教练来家里教学,朱春南便花两年多时间报班学习,最后拿到瑜伽几乎所有门类的教学证书。业余时间,她还会在瑜伽馆兼职做教练。看到雇主在家里插花,她又悄悄报名插花课程。

“其实并没有雇主要求我掌握这些技能,一方面是源于兴趣,另一方面我也想通过学习不断提升自己的家政服务水平。”除了瑜伽和插花,朱春南还通过学习培训掌握了育婴、孕产护理、老年护理、理疗、茶道、驾驶等十几项技能。“越学习我就越发现自己掌握的知识还不够,越想继续学习。”朱春南对知识和技能的渴求让她成为雇主心目中的“宝藏阿姨”。

在申报2020年上海市劳动模范的视频中,朱春南的第一任雇主说,朱春南在人品、工作态度和学习能力上,都是出类拔萃的,心与心的交流让他们成为一家人。

“我和所有服务过的家庭都保持着联系,一直就像家人一样,他们来上海时也会专门来找我。”比起几十本证书,朱春南认为家政从业者最重要的是“真诚”。

2011年她在一个日本家庭服务,除了做家务,还要照顾家里的两个孩子,一个5个月、一个两岁半。由于语言不通,她们的沟通起初并不顺利。“孩子就像一张白纸,只要你用心对待他,他就能感受到你的爱。”她用心学习日语和育儿知识,对孩子视如己出,无微不至地照顾他们的起居。3年后一家人回到日本,两个孩子还经常和“朱朱妈妈”视频聊天。2020年,这家人又回到中国,朱春南放弃了在瑜伽馆担任教练的工作,继续照顾两个孩子。

“我特别喜欢家政工作,因为它给我的生活带来挑战。我不仅喜欢学习的过程,更喜欢与人建立亲密的联系,这份工作让我收获了很多‘家人’。”朱春南说。

家政服务业“提质扩容”迫在眉睫

从钟点工一路做到高级家政服务员,朱春南见证了社会对家政从业人员的观念转变。“以前由于技能恐慌和自卑心理,做事情总是唯唯诺诺、如履薄冰。现在我还有身边的阿姨心态完全不一样了,都非常专业且自信。”朱春南认为,这源于灵活就业人员保障政策的不断完善和社会对家政行业认知的提升。

中国家庭服务业协会会长王淑霞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家政服务在多个方面都迎来了新发展,呈现出新面貌。“从需求端来看,家政服务覆盖了各类群体,新生儿、幼儿、少年、白领、老年、残疾人等。需求端的变化也推动了供给端的调整,带来整个家政服务市场的多元化。”目前,家政服务业从过去简单的洗衣做饭,升级为现在涵盖家庭教育、家务管理、营养配餐、婴幼儿智力开发等多业态多元化的行业,行业发展活力进一步增强。

刘鑫发现,近年来,客户对月嫂和育婴师两类家政人员的年龄要求逐渐年轻化,“限制在25-45岁,因为月嫂需要在雇主家提供26天24小时不间断服务,对体力要求很高”。而且现在很多上海家庭希望找“全能”阿姨,既要完成烹饪、保洁等基本家务,又要照顾产妇、宝宝等,这就对阿姨的专业水平有了更高要求。

王淑霞表示,一方面,家政从业人员年龄结构不断优化,越来越多的年轻从业人员进入,传统的40岁、50岁女性劳动者占比下降;另一方面,行业整体文化知识水平也在逐步提升,高中以上学历从业人员增加。

刘鑫认为,家政人员的薪资水平较以前有了很大提升。以上海的月嫂为例,“完全没有经验的新手月嫂经过3-6个月的带薪实习培训,薪资水平能达到每月8000元-1万元。”

但如今,不少家政服务人员选择到“高收入低消费”的二三线城市工作,今年她的工作室面临前所未有的“招工难”问题。

上海开放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芦琦认为,发展家政行业既可以解决社会需求,也可以为青年带来就业机会。“目前上海家政从业人员约有75万人,但涉外家政、家政管理、管家等高端家政服务从业人员缺口约3万人。学校开设家政学本科专业并非是要把大学生培养成保姆,而是要把保姆培养成大学生,从而为社会提供从事家政管理、家政服务的专业人才。”(记者 王一迪)

编辑/李晓萌

相关阅读
国内首届养老服务管理专业本科生毕业 “订单式”专才亟需“入市”
解放日报 2024-06-28
首届养老专业本科生“丝滑”就业的启示
北京青年报客户端 2024-05-14
我国首届养老专业本科生迎来毕业季
中国青年报 2024-05-13
“阿姨来了”备战京城春节家政市场保姆荒
北京青年报客户端 2024-01-15
把保姆培养成大学生 上海首批家政学本科生毕业
中国青年报 2023-07-20
上海第一批家政本科生即将毕业:不是培养大学生当保姆,是把保姆培养成大学生
解放日报 2023-06-29
北青快评 | 专业变本科,家政行业必然走职业化发展之路
北京青年报客户端 2023-06-10
家政学本科生≠高学历保姆
解放日报 2022-11-02
最新评论